中國醫大一院醫生聯手施救 10小時手術切除“葫蘆”腫瘤     DATE: 2024-02-27 18:39:25

  胸外科專家提醒:腫瘤手術后的葫蘆定期復查是非常必要的

  一個巨大腫瘤在胸腹腔內,呈葫蘆形,中國縱行向下生長,醫大院醫侵襲并穿越膈肌,生聯手施時手術切直達腹腔,除腫最長徑可達23厘米,葫蘆血運極其豐富。中國因為瘤體巨大并與周圍組織及臟器毗鄰,醫大院醫尤其與脾臟及左肺關系密切,生聯手施時手術切術中存在極大風險及不確定性。除腫

  一周前,葫蘆中國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胸外科與血管外科、中國甲狀腺外科、醫大院醫介入治療科等科室強強聯合,生聯手施時手術切完成了巨大孤立性纖維性腫瘤切除術,除腫挽救了患者的生命。6月4日,沈陽晚報、沈報全媒體記者采訪了中國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胸外科主任許順教授,了解到這個特殊手術的全過程。

  突然:患者腫瘤復發,引起醫生的密切關注

  許順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說:“患者是一名中年男性。十余年前,他曾因低度惡性的孤立性纖維性腫瘤來我院胸外科就診,通過手術成功切除腫瘤后經過規范放療并隨訪兩年。后來,他沒有進行定期的體檢與隨訪?!?/p>

  記者了解到,近日,這名患者出現了咳嗽,胸悶,腹脹等癥狀,又來到胸外科主任許順教授特需門診就診。

  經過CT檢查提示,患者胸腹腔內可見巨大腫物,呈葫蘆形,縱行向下生長,侵襲并穿越膈肌,直達腹腔,最長徑可達20厘米,血運極其豐富。在許順的建議下,患者進行了經皮腫物穿刺明確腫物性質,病理提示腫物為孤立性纖維性腫瘤,也就是說,患者的腫瘤復發了。

  會診:多學科專家聯合制訂手術方案

  因為瘤體巨大并與周圍組織及臟器毗鄰,尤其與脾臟及左肺關系密切,術中存在極大風險及不確定性,許順教授立刻組織兩輪會診,與血管外科/甲狀腺外科主任辛世杰教授、王雷副教授、渾南院區肝膽胰普外科趙梅芬教授、介入治療科夏永輝副教授、泌尿外科朱育焱教授、麻醉科崔湧教授深入討論,制訂周密的治療計劃和手術方案,并充分做好術前準備工作。

  聯手:多學科接力手術10小時,成功挽救患者生命

  首先,夏永輝副教授先行CT引導下腹主動脈非選擇性造影,明確腫物供血動脈并進行了栓塞封堵,以避免術中大量出血;王雷副教授于腹主動脈置入球囊備用,若術中大量出血即可擴張球囊予以止血。

  準備就緒后,許順教授帶領胸外科手術團隊先行胸腔探查,由上次手術的左側腋后線切口經劍突下延至臍上三指處做手術切口打開胸腹腔,探查發現腫物巨大,在胸腔內與左側胸壁,左肺下葉以及膈肌廣泛粘連,巨大的腫物將主動脈推向對側。

  許順團隊小心地將腫物與胸壁游離開,切除與腫物緊密粘連的部分左肺下葉以及受侵的膈肌。

  隨后,辛世杰教授、趙梅芬教授開始進行腹腔探查,發現腫物在腹腔內與后腹壁以及胰尾關系密切并騎跨于脾臟前后兩側,無法游離。辛世杰、趙梅芬與許順三位教授互相配合,將腫物從后腹壁與胰尾逐步剝離開來,并切除與腫物緊密粘連的脾臟。

  最后,許順教授、韓立波教授帶領胸外科團隊將心臟補片修剪后,對已經被切除的膈肌進行修補,完成胸壁重建。手術歷時10小時,順利切除了23×17×11cm(厘米)的巨大腫物。術后,患者于ICU病房監護兩天后轉回胸外科病房。在胸外科護理團隊的精心照料下,術后第6天拔出脾窩引流,第11天拔出胸腔閉式引流,術后13天順利出院。

  疑問:巨大腫瘤是怎么形成的

  許順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說:“患者在十多年前做過一次手術。手術后患者以為自己沒事兒了,沒有進行必要的醫學復查,這是主要的原因?!?/p>

  許順說,還有其他幾個原因。一、這個腫瘤是低度惡性生長,所以生長比較緩慢,惡性腫瘤惡性度高的生長就快,癥狀就特別明顯。這個腫瘤生長得緩慢,有點像溫水煮青蛙的感覺。它一點一點地生長,人體對它也有一個適應的過程,身體的不良反應不明顯。二、胸腔和腹腔相對空間比較大,它又長在后腹壁,這是比較疏松的地方,是順著胸腔和腹腔的間隙彌漫性的生長。三、腫瘤生長的過程當中,患者的體重也在增加,顯得肚子大,患者以為是身體發胖造成的。

  提醒:腫瘤手術后的定期復查是非常必要的

  許順說,這名患者對自己的手術后的復查沒有引起足夠的重視,以為都切出一個腫瘤了就應該好了。腫瘤是有復發可能的,應該一年體檢一次,或者按照醫囑定期來醫院復查,他剛開始兩年進行復查了。時間長了就沒有引起足夠的重視,不復查了。提醒腫瘤患者術后要遵醫囑進行定期復查。

  解讀:什么是低度惡性孤立性纖維

  在惡性腫瘤當中分幾類,按照病理類型和臨床經過及預后,大致分為:交界性的腫瘤(良惡之間,比較溫和)、低度惡性、中度惡性,高度惡性。

  沈陽晚報、沈報全媒體高級記者 吳強